特别策划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德国制造”的秘密

文/杨庆江 周飞轮

分享 |

  

20余天,我们行走在德国的城市之间,感受着文化的巨大差异,探寻着职业教育的共性规律,管中窥豹,见微知著。

乘车经过法兰克福市中心,能看到一个标志性雕塑——拿锤子的工人,雕塑有几层楼高,拿着锤子的手臂总是不停摆动。随团翻译介绍,这是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雕像,它代表了德国以工业见长的特点,是德国制造的文化标志,同时还寓意着劳动创造一切,也成为“二战”后德国的民族精神。这个独特的雕塑不禁触发了我们的好奇心。

几天后,我们发现很多中国游客喜欢在德国购物,诸如刀具、厨具,据说用料讲究,工艺精细,结实得可以用上100年,节能效果达到用一根蜡烛就可以蒸熟一锅饭。看到游客们大包小包发送回国的物件,我开始关注“德国制造”这一课题。

其实“德国制造”曾是19世纪英国议会给德国商品贴上假冒伪劣产品的侮辱性标签,为何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德国商品会成为享誉全球高品质产品的代名词?我在德国20天的培训期间,在不断探寻这一问题的答案!

 

神秘的徕卡工厂

 

徕卡工厂位于法兰克福北部只有5.4万人口的韦茨拉尔( Wetzlar)小镇。冒着凛冽的寒风,站在徕卡工厂大门外,工厂专门聘请的为我们解说的华裔女士再三交代我们,进入大门不要高声谈论,也禁止摄影照相,刚开始就给人一种神秘感。空旷的大厅,来往的人员很少,陈列摆放着徕卡工厂建厂以来生产的各种代表产品,透过厚厚的玻璃隔窗,只见几个年长的工人身裹严实的工作服,在用放大镜专注地制作精密镜头,看见我们盯着她,她转头友好地笑笑,又埋头工作起来。

解说员告诉我们,徕卡是“相机王国里的劳斯莱斯”, 以品质好、工艺精、性能好始终占驻照相机领域的高端,已经成为一种文化和身份的象征,成为制造工艺领域的神话:半个世纪不变的脸,极简单的功能,绝不妥协的制作,位居谁都想颠覆但谁也无法超越的顶尖地位。它始终处于光学技术研发创新的前沿,例如非球面镜片、多层镀膜镜片、稀土镜片和数码技术。徕卡公司曾经差点倒闭,公司高层固执地认为徕卡相机就是适应高端专业人士的产品,20世纪50年代就掌握了数码技术的徕卡没有放量生产,被日本相机迅速占领了市场,使公司举步维艰。但有着技术优势的徕卡一涉足数码领域,又马上确立了它无法撼动的地位。

工厂很大,可让我们涉足的空间很有限,厚厚的大门阻挡了我们探寻前行的脚步。当我们看到徕卡相机机身标价6000欧元、一个镜头标价16000欧元时,不得不折服德国制造的价值:技术的创新引领、产品的高端定位、制作的手工精细、承载的文化魅力。

 

透明大众辉腾

 

德国北部德累斯顿市中心有一座大型的玻璃建筑,它就是以低调奢华大气著称的大众辉腾的透明工厂,工厂突出专业订制、精致手工、过程亲历,以不同凡响的亮点铸造独有品牌。

进入工厂内,给人第一印象就是通透,整个辉腾的生产过程都可以很清晰看到。108道工序,300个工人分两班轮流装配,工人均是经验丰富的工程师,工作起来娴熟干练,工厂对工艺的要求近乎严苛,精益求精。每辆出厂的车都要进行达100多项的品质检查,除了观察,还要调动触觉与嗅觉,任何细节上的瑕疵,都会被检查出来,连内饰安装接缝都要进行统一的检查。当有任何小的瑕疵出现,都会在车身上标识出来。会把这辆车送到相关的生产部门,进行返工或者修复处理。对于如此细致的检查,让我们对大众工厂工程师严谨的工作态度钦佩油然而生。

我们参观时了解到,生产线上的每一位汽车工程师都持有德国国家工业制造技术证书,专业培训需要三年的时间,这三年里包括在校学习以及在生产车间的实践实习,每个工人可以胜任任何一个装配的工位。在大众透明工厂,制造辉腾经历最长的一批技术工人,平均工作时间有九年之久,大多数员工都拥有高级技师资格,也就是说,在辉腾生产线上,工作着一批手工制造技术极其熟练且有着极高项目操作能力的资深工程师,确保了辉腾汽车的精良品质。

工厂的人本和环保设计堪称经典。电车运送汽车大型配件下沉6米凹陷式的场地设计,使处于城市中心的厂区噪音降到最低;圆柱形停车主楼运用现代化设备可以同时停放280台新车,放量空间集约用地;高科技的玻璃墙体有隔热、防尘的功能;灯光均向上照射反射成柔和均匀的日光式光源,以保护工人的视力;材料输送全部用机器人减轻了工人的劳动强度;连续工作两小时就强制休息既体现了人本关怀,也保证了工作过程的质量;换气气孔设置在地板上,可以让工人在呼吸新鲜空气的同时,又防止吸入微尘;最让我们感动的是工厂还在大楼周边发送驱鸟的音响,以免小鸟撞上玻璃墙体而受伤。这些设计理念无不让我们叹为观止,拍案叫绝!

大众汽车将现代最先进的汽车制造手段和最初的传统手工艺相结合,成为“德国制造”的另一种诠释。

 

最佩服中国华为的朗曼教授

 

“德国制造”的成功除了有德意志民族严谨、精细、专一的文化基因外,我们认为也离不开富有活力和高水准的技术工人,这就不得不说到德国的职业教育。

柏林应用科技大学的朗曼教授是一个学识丰富且具有幽默感的老人,当我们回答问题精彩或他获知中国的做法很好时,他会吹一声清亮的口哨表示赞赏。他的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为什么德国商店里廉价的商品很多都是中国制造的呢?这恐怕与中国工人素质不高、标准不一、技术不精、要求不严有很大关系。”但他最佩服中国的华为,制造了优质的通讯产品。

他详细给我们介绍了德国教育和德国职业教育双轨制的体系:在培养技术工人的过程中,德国注重推行双轨制职业教育,即由学校和企业联合开展职业教育。学校负责传授理论知识,企业为学生安排到一线实习和培训。政府对数百个职业制定毕业考核标准,由工商等行业协会负责组织严格的考试考核,以确保教学和人才质量的评判水平。

德国有约70%的青少年在中学毕业后会接受双轨制职业教育,每周有三至四天在企业中接受实践教育,一到两天在职业学校进行专业理论学习,培训时间一般为两年到三年半。职业学校教育费用由国家承担,企业实践培训费用由企业承担。这种模式突出的优势在于,培训生通过理论与实践结合,有效地保证了制造业所需的高技能。同时,职业培训也是通往职业生涯的一条重要途径。

目前在德国可以参加的培训职业多达三四百种。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德国技术工人的平均工资远高于英、法、美、日等国,与白领阶层相差无多。正是这些技术娴熟的工人把研发出来的蓝图变成精美的产品,投放市场,帮助德国企业在经济全球化过程中始终保持强大的竞争力,铸就了“德国制造”的成就与辉煌。

 

企业为什么舍得花钱委托学校培养学徒?

 

首先,德国是欧元发行国家,是欧盟的中心国家之一,制造业非常发达,给人印象深刻的是德国的汽车、数控机床和机器人技术。因为欧盟的作用,使得德国的国际化程度比较高,职业教育的培养国际化概念也非常强。欧盟的存在,影响到德国的政治与经济,同样也影响到德国的职业教育。失业率是欧洲国家对一个执政机构非常重要的考核数据,而有针对性的职业教育是非常高效且可持续发展地解决就业问题的重要手段。

第二,德国的职业培训起步非常早,16世纪就有职业补习学校,1920年确定职业学校的名字,是西方学徒制教育的典范,学制一般3年,每周上课1-2天,在企业实习3-4天。学徒初中毕业后与企业签订培训合同,由企业出资委托学校进行专业培训,学徒就读职业学校时享受企业给予的300-500欧元/月的学徒工资。德国职业教育的课程40%是通用基础课程,比如有语文、公民、社会学、经济学、宗教、体育等。专业有三四百种是国家承认的职业,每个专业根据企业需求和工商协会制定的人才培养教学标准进行教学。有了工商协会的存在,德国的职业教育实现考教分离,培训由学校负责完成,考试则行业工商协会主持、企业参与,考试合格就获得相应的从业资格证书,确保了教学质量的监督与客观认定。所以从这个角度出发,企业出钱委托学校进行学徒的培养,质量是可靠的,培训内容是与企业工作岗位零距离对接的,这是企业愿意深度校企合作的重要原因之一。

第三,学徒的培养不单单是学校、企业和工商协会的事情。联邦政府和每个州的教育部也高度重视职业教育。有人说,职业教育是德国经济起飞的秘密武器,可以看出德国政府对职业教育非常重视,经费投入很大,并颁布了《职业教育法》,职业教育形式多样,职业学校的学生毕业后,通过接受高等职业教育后可以通向大学。

第四,如果站在企业角度,企业也要算算经济账,一个企业花费1万多欧元去培养一个学徒值得吗?如果在中国,要企业花六七万人民币去委托学校培养一个未来的员工,那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从经济上讲绝对不划算,直接去人才市场招聘来得更直接。那么德国企业为什么意?这与德国人才的供需关系有关。德国企业员工稳定率非常高,雇主协会的调查统计数据显示德国企业员工稳定率98%,一个企业很难从人才市场,或者是竞争对手那里轻松地挖来一个熟练的专业技术人才。所以企业只有通过委托职业学校去培养学徒。另外,德国的文化与民众的思维方式影响到员工的稳定,如果一个员工要离开自己的企业,换一个新的企业,必须要有充足的理由,如果单单是因为工资高一点而换企业,别人会看不起这个员工。这是一种文化和道德约束感。同时,雇主协会(由企业老板组成的一个保护企业自身的联盟)在这一点上对企业起到了很大的保护作用。一个企业不能随意增减工资,如果企业出现大幅提升工资,那么其他企业的员工当然会动心换工作,那么最终会引起竞争企业采用相同的手段,通过涨工资来吸纳人才,形成一种恶性竞争。雇主协会在这点上作用很大,一个企业要涨工资,要通过雇主协会和其他企业的老板同意,这样就约束了企业通过涨工资来“挖”人才,保证了技术人员的稳定性。德国的经济相对稳定,员工的退休或者转岗是相对稳定的,不会盲目扩张或严重缩水,所以企业的发展对员工的需求量比较明确。而从企业的角度看,上一万多欧元为企业培养一个能胜任工作,而且愿意为企业服务很多年的员工是“划得来”的。

,德国企业除了愿意出钱培养学徒之外,还愿意派技术人员到学校为学生进行专业培训。从给我们培训的教授口中了解到:很多企业都非常愿意去学校免费为学生进行技术培训,其原因是企业觉得走进课堂是了解学徒的最好方式,这些学徒不一定未来都是该企业的员工,那么哪些学徒好,哪些学徒差,通过去学校上课可以做到充分了解,为将来企业选人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同时走进学校上课是对企业文化的一种传播。所以企业觉得去学校给自己的学徒上课是很有价值、很有必要的,是企业自己该做的事情,不需要学校太费口舌,也不需要政府强制。

,德国职业学校培养的学徒质量高,跟德国职业学校的教师特点有关系。德国全职教师一般是大学本科毕业后,在企业从事了5年以上的技术工作,然后竞聘为学校的专业教师。专业教师在企业工作时已经是一个比较优秀的技术人员,有充足的解决企业技术问题的能力,有丰富的专业技术工作经验,同时在企业也有过带学徒的经验。因此,德国学校的教师在理论、实践、教育教学水平3个方面都比较出色,能胜任专业教学的需求。德国没有“双师型”这个概念,因为每个专业老师都是“双师型”老师。同时,在教学方法上,德国以行动导向为主体方法,强调动手,在做中学习、在做中总结提高,满足企业的需要是学习的目标。学生因为与企业签订了学徒协议,因此学习目标比较明确,学习内容也非常明了教育质量便会得到非常高的保障。

总之,形成企业愿意花钱去培养学徒的格局,是各种因素综合影响而成,不是企业的一方热情,也不是政府的一方强制,更不是学校的一厢情愿。很多东西也许在我们国家不能照搬,我们能做的是,学习和吸收德国双轨制模式中对我们职业教育改革有益的元素,不断推进教育教学改革,为中国制造2025作出应有的贡献。

(杨庆江,长沙市教育局;周飞轮,长沙县职业中专学校)

 

网友评论(以下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国际人才交流》杂志社立场及主张)我要评论
用户名: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1号 邮编:100873
Copyright © 201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30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