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策划当前位置:首页 -> 特别策划

韩春雨事件引人关注

分享 |

  

2016年,韩春雨事件成为热点,被称为中国学术生态节点性事件。事件从5月份开始,整个下半年持续发酵。

2016年5月2日,河北科技大学副教授韩春雨作为通讯作者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成果,即发明了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向已有的最时兴技术CRISPR-Cas9发起了挑战。论文发表后,在国内外引发强烈关注,甚至被誉为“诺奖级”实验成果,“非知名学者”身份,看似“三无”(非名校、无海归背景、无行政职位)的标签,世界级科学发现,韩春雨让国内外、圈内外为之沸腾。

就在论文刊发几小时后,麻省理工学院的BBS上就开始有人讨论这个话题。而后,国内外的大量学者纷纷通过邮件、电话等跟他联系。从业内到行外,人们对于韩春雨充满了好奇,有人甚至发出这样的惊呼:“这会是中国‘土博士’放的一颗‘核弹’吗?”

然而,这一备受关注成果随后被指“不可重复”,受到多方质疑。

2016年7月29日,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医学、生物和环境学院教授盖坦·巴尔焦(Gaétan Burgio)把自己近两个月来,以小鼠为实验对象的NgAgo基因编辑实验数据和结论分析公开在博客里,并称经过多次尝试后,他仍旧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证明NgAgo能进行基因组编辑。国际转基因技术协会原主席路易斯·蒙特柳(Lluis Montoliu)发邮件给他在国际转基因协会的同事,援引了巴尔焦的案例,建议“放弃任何关于NgAgo的项目”。德国海德堡癌症研究中心的遗传学博士研究生 Jan Winter 表示他也有类似的经历。他说:“我在接下来几周会重复实验,但目前我认为它(NgAgo)是无效的。”

2016年8月2日,《自然·生物技术》发表声明称,“已有若干研究者联系本刊,表示无法重复这项研究。本刊将按照既定流程来调查此事。作为在《自然》科研旗下期刊发表论文的条件之一,作者须将材料、数据、代码和相关的实验流程及时向读者提供,不可加以不当限制。”

全世界重复这一实验的研究团队众多,包括产业界也在跟踪,这样叠加起来所花费的研究经费直线上升,美国罗切斯特大学医学中心教授要求韩春雨要么公布秘密方法,要么承认造假,并要求韩春雨用他获得的巨额科研经费,赔偿各个实验室为重复其实验造成的金钱和人力损失,向学术界道歉。

在整个质疑的过程中,被置于火中煎熬的韩春雨,数次给出了同一个理由:别人重复不了实验,细胞被污染的可能性最大。8月8日,他向非盈利性信息库Addgene提交新版的详细实验方法,并补充了4项应当注意的问题其中包括在实验前要仔细确认所使用的细胞株未被污染或污染已被彻底清除等细节。但同行们对此并不认同,因为不可能所有无法重复出韩春雨实验的实验室都出现了细胞污染。而且,有部分人在再次重复韩春雨的实验前,已经进行检测并排除了支原体污染。在随后的4个月里,按新提供的实验步骤,全球仍然没有韩春雨之外的科学家站出来,宣布重复了这项实验结果。

2016年10月10日,国内13位知名研究学者实名公开了他们“重复”韩春雨实验方法无法成功的结果。这些学者的一致观点是:“不能再拖了,必须要发声,要让国际科学界看到基因编辑中国科学家的态度。”知名学者饶毅主编的公众号“知识分子”,是最早向公众热情推崇韩春雨的媒体之一。如今,饶毅的态度完全转变。他和中国科学院院士邵峰二人公布了一封写给河北科技大学校长孙鹤旭的信,信中要求调查韩春雨。

2016年11月28日,《自然·生物技术》在线发表了德国弗莱堡大学医学中心细胞与基因治疗研究所负责人Toni Cathomen及同事针对韩春雨课题组的NgAgo基因编辑技术的评论通信文章,表示利用NgAgo技术未能检测到DNA引导的基因组编辑。期刊还发表了一篇“编辑部关注”,用来“提醒读者对原论文结果的可重复性存有担忧”。此外,期刊还表示将继续与原论文的作者保持联系,并为他们提供机会,将在2017年1月底之前完成其调查,届时,将会向公众公布最新进展。

至此,整个事件到底结果如,要看2017年1月底之前《自然·生物技术》的调查结果。

早在2013年,北京大学生物学家饶毅教授就曾撰文称,国产博士的学科交叉是中国学者的优势。中国努力提高培养研究生的能力,不断提高科研质量。信息扁平化给了研究者更多机会,任何科研机构都有可能出世界一流的科技成果,

另一方面,韩春雨事件引发的争论也给中国科学家带来多重冲击和思考。近年国际上学术造假事件绝非孤例。俄罗斯生物化学家德米特里·库兹涅佐夫(Dmitry Kuznetsov)被人举报涉嫌重复出版别人的成果;意大利学者Davide Vannoni新干细胞疗法存在严重数据缺陷;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Strauer教授的多篇关于干细胞修复受损心脏的论文存在大量数据错误与实验漏洞;日本小保方晴子干细胞研究造假等等。

静待1月份的结果。或是还韩春雨一个公道,或是击碎一个过早树立的神话。 (文/吴星铎)

网友评论(以下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国际人才交流》杂志社立场及主张)我要评论
用户名: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1号 邮编:100873
Copyright © 201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30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