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天下英才共话中国机遇

2017-06-13 本文来自 作者:左娜
复制网址 转帖到: 新浪微博 豆瓣网 人人网 搜狐微博

2017年4月15日,第十五届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全球才智论坛在深圳会展中心5号馆正式开幕。

本届论坛以“汇聚天下英才,同享中国机遇”为题,200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乔治·斯穆特(George Smoot)、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副行长丹尼· 亚历山大(Danny Alexander)、国际城市管理协会主席李·弗尔德曼(Lee R. Feldman)、瑞士国家创新园执行总监孔瑞蒙(Raymond Cron)、美国通用电气全球副总裁刘凤鸣、零点有数科技集团董事长袁岳一同“深圳论道”,探讨我们应怎样通过人才的力量把握中国的发展机遇。论坛由凤凰卫视主持人许戈辉主持。

 

乔治·斯穆特:

吸引人才需建立文化信任

(200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

 

“在经济发展中,85%的创新来自于科学知识,85%的经济成果是把现有的科学知识更好地进行商业化而得来的,所以我们对高科技、创新型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我们需要努力吸引人才,因为开发产品的周期越来越短,只有在一定的时间窗口内让人才到位,才能让他们推进成果。”在论坛主旨演讲中,乔治·斯穆特提出,人才之战已经相当激烈,全世界都在争夺顶尖人才。

斯穆特表示,吸纳全球精英最重要的因素在于产业本身,来自于经济发展本身。“人才看到中国有发展的天地,有发展的空间和长远的作为,人才才会流向这里。”谈及中国人才培养之路,斯穆特称,首先要培养内部人才,但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同时,也可以招募人才,包括海外留学生和一些优秀的外籍人才。“这就需要了解不同的文化,了解新的东西。所以,从长远角度看来,必须要建立起文化信任。当人才有机会来到中国做科研、做产品,要让他们有机会看到中国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发现中国是实实在在与全球人才共享机会,值得他们来这里发展。”

乔治·斯穆特还认为,深圳靠近香港,有很大的区位优势。“深圳可以直接和香港合作,利用与香港的联系更快捷地招募研究方面的科技人才。同时,近几十年的飞速发展也逐渐使深圳成为吸引人才的一个新高地。”

 

丹尼·亚历山大:

亚投行展示了中国通过合作寻求发展的决心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副行长)

 

丹尼· 亚历山大曾参与英国作为创始会员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决策过程。

在主旨演讲中,他说:“我非常荣幸能够成为亚投行的副行长。亚投行吸引了全球许多专家一起参与运营和决策。我们有21亿美元的贷款给7个亚洲的国家,今年3月我们又迎来13个新成员,将来还会有更多的成员加入。亚投行的成功创立是国际经济合作一个很好的例子,会让全球各地的人民获益。这也展示了中国通过合作寻求发展的决心。”

亚历山大还强调,基础设施投资是应对气候变化、履行全球气候协定的重要途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将‘可持续性基础建设’作为重要任务之一,这意味着更清洁的能源、交通,以及建设可持续发展的城市,为快速城市化的亚洲人口提供健康居住环境。如果中国坚持将减少碳排放、环境可持续发展作为‘一带一路’政策制定和实际操作的核心,该战略将在国际社会得到更多的支持,推进的动力也将更加强大。绿色‘一带一路’将会成为一项国际性的战略,大多数的亚欧大陆国家都会理解并且支持。”

亚历山大提到,中国聚焦“可持续性基础建设”可以确保这类项目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中被优先考虑,也有助于履行中国在《巴黎协定》中的承诺。“这样做的另一个好处是,中国和其他拥有共同目标的国际金融机构将拥有更好的合作平台。”

 

刘凤鸣:

中国的企业已经登上了全球舞台

(美国通用电气全球副总裁、通用电气大中华区总法律顾问)

 

开放的中国究竟给世界带来了怎样的机遇?美国通用电气全球副总裁刘凤鸣说,通用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正是外商得益于中国机遇的缩影。

“早先我们只是简单向中国销售产品,到后来销售在中国制造的产品,再到今天发展为集研发、生产、售后一条龙的全方位大型企业。通用电气的业务主要涉及航空发动机、电气设备、医疗设备等领域,而中国在这些领域的市场规模都是全球数一数二的,中国已是通全球的最大单一市场。随着‘十三五’‘中国制造2025’‘一带一路’的推进,将来我们将看到更大的机遇。”

刘凤鸣在国外做律师多年,是位资深法律人,他目前也是通用电气大中华区总法律顾问。他感慨,现在高端人才在中国企业能得到的机会,在跨国公司已经不复存在了。

“我自己从事法律工作已经有40年了,但是在今天的中国,我们的同行,比如百度、阿里巴巴的总法律顾问,虽然他们从事法律行业经验比我弱一些,但他们能够参与到世界级的项目,这已经大大超越我日常所参与项目。从一定程度上,我挺羡慕我的这些后辈。”

2016年底,被称为“硅谷最有权势的华人”的微软前全球执行副总裁陆奇辞职加盟百度,震动了互联网圈。刘凤鸣认为,他的选择正是中国企业在国际社会经济科技发展中影响力不断加强的一个自然的结果。

“我想不是硅谷的吸引力不复存在了,而是中国魅力越来越强。中国的企业已经登上了全球舞台,中国的企业能够为这些人才提供施展才华、实现个人价值的最好的平台。”

 

孔瑞蒙:

创新战略伙伴关系是中瑞合作的新篇章

(瑞士国家创新园首席执行官)

 

孔瑞蒙表示,他非常赞同今年1月习近平主席在冬季达沃斯论坛上对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支持。

“中瑞于2016年建立了创新战略伙伴关系,这是中国第一个以‘创新’命名的战略伙伴关系。2016年4月8日,在习近平主席和瑞士联邦主席施耐德阿曼的见证下,瑞士国家创新园与中国启迪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签署了友好合作协议。希望未来中瑞不仅在双边,还要在区域和多边、全球范围内支持自由贸易。”

瑞士被誉为全球最有创新精神的国家之一,多次蝉联全球创新指数排行榜榜首,孔瑞蒙先生分享了瑞士创新成功的秘诀。“为什么很多人选择在瑞士开办研发中心?答案是他们首先看中的就是知识、人才的供应。然后就是有没有丰富的创投社区和产业集群的网络。同时,稳定的经济、社会的环境自由的市场,都是前提条件。在瑞士,私营公司是创新的主要动力,私营公司都认为瑞士拥有能够稳定营商的环境,所以他们愿意在这里投资。另外,在瑞士,知识产权通过专利法、商标法、设计和版权法等法律的实施得到有效保护。”

 

袁岳:

海外人才来中国,可以直接进入快车道

(零点有数科技集团董事长)

 

零点有数科技集团连续6年参与《国际人才交流》杂志主办的“魅力中国——外籍人才眼中最具吸引力的中国城市”评选活动。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如何才能吸引全球人才?零点掌门人袁岳结合评选结果,将外籍人才需求分成三个层次。

“首先是机会主义层次,外籍人才认为来中国发展大有可为。二是便利度,就是住在这里方不方便。这就包含很多因素,比如办手续复杂与否,又比如居住的集中度。苏州太昌有德国城,上海有日本人社区,北京有韩国人社区,集中居住使得外国人才生活上更有归属感。

袁岳最后将第三点定义为“兴奋度”,他认为这是海外人才来华开始职业生涯最重要的因素。“比如说诺贝尔奖获得者,他们来到中国以后都很兴奋,无论政府层面,还是企业层面都高度重视,很多人找上门想要合作。说实话,这超过了一个科学家在绝大部分西方发达国家所能期待的。又比如,法国大品牌大多是资深设计师主导,一个30岁的年轻设计师的机会不是很多,但在中国,30出头的设计师基本上可以当骨干的。所以海外人才来中国,可以直接进入快车道,不会像在美国、德国那样按部就班。”

 

李·费尔德曼:

大力拥抱共享经济

(美国国际城市管理协会主席)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让城市管理成为国际合作中大有可为的领域。” 李·费尔德曼以深圳举例“从一个只有几万居民的小渔村发展到现在有超过1000万人口的一线城市,深圳的环境、交通都承受了很大的压力。美国国际城市管理协会成立了中国中心,通过引进地方市政管理专家,全力支持中国城镇化进程;通过和地方政府合作,我们帮助中国提高城市管理效率,‘智慧城市’‘海绵城市’都是一些新的解决方案。”

李·弗尔德曼认为,面对日新月异的创新经济,我们需要开放思维,大力拥抱共享经济这种创新经营模式。“以共享经济为例,我们希望创新模式不仅仅成为工具,也可以帮助解决很多城市问题,改善城市交通、生活环境,为人才提供更好的环境。”

 

论坛最后,嘉宾们就如何应对创新发展道路中出现的新问题,如何面对“逆全球化”危机等方面建言献策。

袁岳认为,“创新经济存在‘一哄而上’的乱象。我们经常看到一堆堆共享单车被扔在路边无人使用,这说明经营者在投放时没有合理分配资源。面对创新模式,我们更需要使用数据来理性分析、优化方案,从而提高效率、减少浪费。”

而说到美国对华政策的不确定性是否会引发“贸易战”,刘凤鸣建议,中国一定不要陷入与美国“唱对台戏”的陷阱。“中国应该以宽阔的胸怀,把外国企业作为自己的生力军,让外国企业和中国企业得到一样的待遇。这样我们就可以挺起腰板向美国政府,向其他政府说,你们也要保护中国的企业,要允许中国企业和美国企业平等竞争。”

 

网友评论(以下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国际人才交流》杂志社立场及主张)我要评论
用户名: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1号 邮编:100873
Copyright © 201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30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