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当前位置:首页 -> 观点

对话诺奖大师

2017-04-12 本文来自 作者:李艺雯 吴星铎
复制网址 转帖到: 新浪微博 豆瓣网 人人网 搜狐微博

2月,早春的天津大学校园里人头攒动。弗雷泽·斯托达特等5位诺贝尔奖获得者齐聚天津讲述科研心路历程,分享最新科研成果。这样的科学盛宴在天津还是首次。

在北洋大讲堂,5位诺奖获得者向近2000名天津高校师生分享了他们在各自研究领域的最新成果。现场座无虚席,很多慕名前来的大学生坐在走道上、站在门口聆听了此次难得“科学分享会”。“分子机器的最新研究成果”“正向遗传学在先天免疫机制激活方面的最新进展”“烯烃复分解反应的基本机理”“如何通过抗生素来改善人体机能以及如何改善抗生素的治疗效果”“手性催化反应的演进进程”等,这些世界科学最前沿研究成果成就了一场长达4个小时的科学盛宴,参会天津高校师生大呼过瘾,掌声不断。

本刊记者对其中四位诺奖大师进行了专访,请他们谈一谈对诺奖、对人才培养和对创新精神的看法。

 

弗雷泽·斯托达特

 

弗雷泽·斯托达特(J. Fraser Stoddart),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1942年出生于英国爱丁堡,天津大学药学院教授,美国西北大学化学教授,天津大学国家“千人计划”短期项目入选者。 2016年10月5日,因在分子机器设计与合成方面的突出贡献,他与让·皮埃尔·索维奇和伯纳德·L·费林加分享了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这三位科学家在“合成分子机器”方面,发明了“全世界最小的机器”,将分子合成在一起,使其成为极微小的电机和传动装置,这些机器比一根头发丝的1000分之一还要细。

 

问:您觉得对诺奖获得者而言,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弗雷泽·斯托达特: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从个人角度谈谈想法。小时候我生活在苏格兰的一个小农场里,那时农场里连电都没有,需要我用创新精神和方法使自己的生活过得好一些。我的家乡距离苏格兰首府也就12英里远的距离,但是生活方式差别很大,读书时,发现差别更大。这种经历逼着我具备创新精神,上大学后,更加增强了创新能力。

不得不提的就是我的高中生活。英国曾经经历过一个六七代人将近200年的“高中兴起”活动。人们重视高中教育,很多高中教师都非常优秀,甚至具有大学教授水平。那时我的学业很优秀。老师们也很开放,除了课内学习,还开设一些课外实践活动,带我们去农村走一走,看一看,还会参加一些演唱会活动。这些经历对我影响很大。

 

问:获得诺贝尔奖对您个人有什么影响?

弗雷泽·斯托达特:我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对我来说这是个很大的挑战。我已经是一个“小名人”了,我甚至还有和总统会面的机会。但一些好的改变是,我可以有更多的机会和更多的人来分享我的经历和科研,进行学术探讨,也可以和更多的年轻人交流鼓励他们做得更好。我自己是个老男孩,我在很多不同的地方做了很多不同的事,碰到了很多很棒的年轻人。我也有时间从事自己感兴趣的事有更多的机会来到中国,和你们谈科学问题。

 

问:您在学校读书的时候是最优秀的吗?是否预见了自己有今天的成就?

弗雷泽·斯托达特:在学校的时候,我做得很好,我完成了所有我需要完成的工作。进入大学后,我对参加一些讲座非常感兴趣。我的大女儿也从事化学研究,但我觉得在我的家族,我可能是最笨的一个。

我要告诉你一个故事,高中时我有很多做物理和化学实验的机会。在(大学)三年级时,当时在一个有几百人在场的场合中,一位教授问大家,谁可以用嘴来吸上那些液体,没有人表示能完成。于是,在接下来的那个暑假,围绕这个问题,我做了很多除考试之外的工作。那时我还没有开始分子机器的研究,但我在学生时期已经受到了很多的培训,这为我以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

 

问:春节期间,国家外国专家局邀请您去人民大会堂参加与李克强总理的会见,您的感受如何?

弗雷泽·斯托达特:感谢西格尔教授促成了这件事。1月20日,我去人民大会堂见到了李克强总理。那天下午,我做了一个6、7分钟的发言。后来,我惊讶地发现坐在我旁边的是李克强总理,他和我聊了10多分钟,当时我并没有什么准备,但是我觉得回答得还不错。

后来,总理和参加会见的外国专家一同吃晚餐,我们又谈论了很多话题。他对我的家乡非常了解。李克强总理没有吃什么东西,一直在和我交谈。他询问我,科学创造应用到大学该怎么做。我回答说,应该给他们更多的资金支持,去帮助培育他们,科学创造不必马上应用。更希望让科研人员通过“玩”的方式进行创新,应该让他们更多享受到科研创新的乐趣。

 

布鲁斯·博伊特勒

 

布鲁斯·博伊特勒(Bruce A. Beutler)2011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美国免疫学家和遗传学家,1957年出生于芝加哥,因发现如何激活先天免疫而与鲁斯兰·麦哲托夫和朱尔·夫曼分享2011年邵逸夫生命科学与医学奖。同年,博伊特勒同朱尔斯·霍夫曼获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一半奖项,以表扬他们“关于先天免疫机制激活的发现”,另一半奖项由瑞夫·史坦曼获得。

 

问:对诺奖获得者而言,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如何培养这种素质?

布鲁斯·博伊特勒: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从小要热爱大自然,要对我们周围的事物有好奇心,当然可能不循规蹈矩,有一些奇怪的举动也未必是件坏事。据我所了解,很多获得诺贝尔奖的人,都是对于解决一个困难的问题有着强烈的决心和毅力。有时候,这些问题特别困难,存在于世界很长时间都无法解决。他们不放弃,花大力气去思考解决,促使他们最终去赢得诺贝尔奖。

 

问:您对人才培养和引进有哪些建议?

布鲁斯·博伊特勒:中国是拥有一大批人才的国家,我觉得政府需要为人才工作以及创新创设一些便利条件,比如建立研究院。当然这些工作都需要从基础做起,不能仅仅依靠提供资金就指望着能在很短时间内出现超水平的研究机构和人员,应该发动各行各业的人共同努力。

 

罗伯特·格拉布

 

罗伯特·格拉布(Robert H. Grubbs)2005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美国化学家,2005年因“烯烃复分解反应”的研究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1942年出生于肯塔基州的凯尔弗特市。罗伯特·格拉布开发出的催化剂是目前应用最广泛的烯烃复分解反应催化剂。

 

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将科学研究作为人生事业的?

罗伯特·格拉布:我出生在肯塔基的一个农村家庭,本科是学农业的,从研究生才开始学习化学。所以,我经常开玩笑说,我的脑子是从读硕士研究生时才开始真正使用。

 

问:科学研究需要创新,如何在青年中培养这种素质?

罗伯特·格拉布:我认为,中国目前学术成就和学生创新的关联度还没有那么大,希望让学生更早接受创新教育或者指导,让他们具有这种精神,和人格相融合。

 

问:您对人才培养和引进有哪些建议?

罗伯特·格拉布:外国专家或者人才,只要在他们国家和领域展现出了高水平的创新精神,能够把他的精神传递给我们,就可以考虑和他们进行沟通和交流。在引进人才方面,我觉得有三点非常重要:第一是资金,第二是识别人才,第三是信任人才。

  

阿达·约纳特

 

阿达·约纳特(Ada E. Yonath)2009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以色列科学家,1939年出生于耶路撒冷。2009年10月7日,阿达·约纳特和英国科学家文卡特拉曼·拉马克里希南、美国科学家托马斯·施泰茨因对“核糖体的结构和功能”研究的贡献而获得诺贝尔化学奖。

  

问:对青少年而言,最需要培养的是哪方面素质?

阿达·约纳特: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获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孩子对一个事物兴趣和好奇心的培养。我建议要保持好奇心创新精神。同时还要学好英语,不仅要学好课堂英语,还要学好课堂以外的英语。英语可能不是美丽的语言,但却是科学的语言,所以学好科学的前提是要学好英语。

 

侧记:

 

“诺奖爷爷”不高冷

 

2月22日下午,2016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弗雷泽·斯托达与来自京津冀等6个省市的400余名学生面对面进行了一场关于科学人生的分享会,拉开了早春这场5位诺贝尔获得者在天津大学的科学盛宴大幕。

 13时30分,距离活动开始还有半个小时,礼堂里已经坐满慕名前来的学生。斯托达特提前穿着具有浓郁中国风的红色唐装来到会场。他一出现就颠覆了孩子们对科学家“高冷”形象的认识,他走到观众席与高中生们自拍、签名、随意地聊天,迅速地和学生们打成一片。

随着一首“当我64岁”的欧美民谣响起,64页幻灯片一页页快闪而过,从儿时的一张张青涩照片到怀抱外孙歪躺在沙发上小憩,时光跨越了一个甲子。“我今年75岁,为了能有机会站在你们面前,我努力了至少60年。科研之路从不简单,你要找到自己最感兴趣的领域,然后持之以恒地去努力……”斯托达特对台下的高中生动情地说。

“古人学问无遗力,少壮工夫老始成。”斯托达特为他的这场与中学生的对话起了个诗意与寓意都颇为丰富的主题。在一个小时的主题演讲中,他用数十张照片分享了他的成长经历,用大量形象生动的图片以及动态演示图展示了和他诺奖获奖研究“分子机器”相关的科学内容。“索烃”“轮烷”“博罗梅奥环”……斯托达特用风趣的语言向同学们介绍了自己是如何走上科研道路、又是怎样面对科研路上的种种困难。“创新不是一个短时间的产物,更像一个毕生的结果。”在讲解的过程中,他也介绍了自己的团队——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年轻人,其中他特意提到了来自中国的年轻学者所做的贡献。他还特别强调了团队在攻克“难关”后的体验:“成功的秘诀在于能否承受失败。科研之路总会遇到各种困难,最重要的是能够保持最初的激情并持之以恒。你掌握的知识就像你手中的工具,支持你去探索世界的未知。”“我妻子2004年病逝,那是我人生的最低谷时期。但也就在那时,我突破了事业上的瓶颈。”在斯托达特个小时的主题演讲中,掌声数次响起。

演讲结束之后的互动环节,他为有志科研的学生提出了建议:更多地考虑科学的重要性,保持激情并且持之以恒。当一位女高中生请他预测下一届的化学诺奖可能会产生在哪个领域时,他十分肯定地告诉在场的年轻人:“化学的未来在你们的手上!好比西班牙和法国的绘画从某种程度上改变了画家们画画的方式一样,化学也有很多机会,年轻人要做的是学习并了解化学的历史以及和化学相通的学科。在科学上没有第一,你们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可以成为自己的偶像。”

斯托达特2014年受聘天大药学院教授,他的好朋友天大药学院院长杰伊·西格尔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斯托达特在接受采访时坦言,来天大任教,是他做最好最愉快的一个决定,他愿意在今后的工作中把更多精力放在学生培养上。

“是斯托达特先生主动提出要与高中生们见面的。”天津大学药学院副院长张玲说,“斯托达特先生这次天津之行的行程排得特别满,但他坚持出席这个活动。‘我希望与孩子们分享一些科研故事,鼓励他们找到自己的兴趣,然后无所畏惧,创新探索,实现自己的梦想。’他这样告诉我。”

 

网友评论(以下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国际人才交流》杂志社立场及主张)我要评论
用户名: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1号 邮编:100873
Copyright © 201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30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