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外教当前位置:首页 ->我与外教

菲利普的困惑

2017-01-06 本文来自:《国际人才交流》2017/01 作者:童飞霜 分享 |


不由自主地开始想念菲利普了。菲利普是我的高中外教,来自美国路易斯安那,那个他每每向我们介绍时,都会满带着自豪的城市。犹记得他第一次给我们上课时,虔诚地说:“路易斯安那是我的家,身体之家,灵魂之家。”眉宇间闪烁着诗人般温柔的思念。

邮箱里他最近一封邮件来自2014年3月,他写道:“嗨,童,我依旧感到困惑的是,为什么中国学生的好习惯难以形成?尤其是我在马来西亚发现,这里的学生拥有很多中国学生不具备的特质……”脑海里浮现出他第一次和我们说起“困惑”这个词语时的画面。那天外教课上,他叫我们依次教他说一句普通话,他别扭的发音引来同学们此起彼伏的笑声。他没有生气,只是严肃地摸了摸金色的短胡子,失望地叹了口气,若有所思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又缓慢地睁开,问我们:“你们怎么可以嘲笑一个虚心学习语言的老外?这太让我困惑。”教室里笑声戛然而止,我们沉默了,几十张尴尬又惭愧的脸庞都躲到了各自的胸前。

和菲利普的友谊始于一次冲突。那天在食堂吃午饭,我习惯性地把不吃的菜夹到了桌上,堆了一座小山。正和旁边的同学有说有笑的时候,头顶被磕得一阵剧痛,我愤怒地回头,是菲利普,他似乎比我更愤怒,指着桌上那一堆菜说:“我好困惑,你怎么可以这样做?这是坏习惯!”“不关你的事!”外国人吵架用的这句英语我终于派上了用场,17岁正是意气用事不计后果的年纪,我当时只恨拳头不够大,个头不够高,不然我定要和他大干一场。四十五岁的他也没有中年人的隐忍,我的一句“不关你的事”点燃了他的怒火。他用一只大手捏住我的肩膀,嘴里念念有词,大概是要带我去见学校领导,我挣脱之后迅速逃掉了。

那天中午我一直惴惴不安,心想他不会去找班主任吧?准备了各种万不得已和他对峙的台词,比如如果我吃完饭桌子还是干净的,那还要食堂工人干什么?如果不需要他们的话,他们的工作如何着落等等说辞,只恨我不会用英语讲出来。该来的还是来了,当天下午我就接到年级主任的通知,菲利普要求我在全校师生面前向他道歉,并且为我的行为作检讨。我觉得菲利普没有度量,小题大做,多管闲事,不情愿地在学校广播里做了检讨并向他道歉,心想这事就算了结了吧。

一周后的升旗仪式上,校长讲话之后,竟然轮到外教菲利普讲话,全场惊愕。远远地看到晨光里的菲利普穿着正式,灰色西服、红色领带,他缓慢地用英文说着什么,偶尔会说一句简单的中文,但是我并没有兴趣听。直到旁边所有同学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我突然觉得有一颗子弹射穿我的胸膛,我屏住呼吸,就像一具壳呆滞地站着任人打量。我听到了我的名字和一句“对不起”,还看到台上菲利普一个深深的鞠躬。他是在向我道歉么?我在全校师生热烈的掌声中恢复过来。后来同学告诉我,菲利普在台上反省了自己的行为,说他不该先动手打孩子(他称呼我“孩子”,这的确让人倍感温暖),但是他只是对我们中国学生竟然可以随便糟蹋粮食这一现象感到困惑。他说尊重是相互的,我先向他道歉了,他就会向我道歉。他还说,我是他在中国的第一个朋友。

那周的外教课上,他一眼就认出了我,这次他和善地要和我握手,他笑起来和他严肃起来一样认真,金色的短胡子完美地诠释着美国中年男人的魅力。他告诉我那天我逃跑之后是他把我的桌子打扫干净的,我红着脸真诚地说了句“对不起”。后来每当在食堂遇见他的时候,我都会得意地让他看我干净的桌子,他总是欣然地竖起大拇指,点头说着:“好习惯!”

从那以后,菲利普真的把我当成了他的朋友,在中国唯一的朋友。他经常会向我抱怨自己为中国学生的诸多坏习惯所困惑,他说他希望能够或多或少地纠正一些学生的坏习惯。于是他仍然出现在食堂,叫同学自己收餐具,不许把菜夹在餐桌上;他仍然出现在厕所,把吸烟的学生带去办公室交给老师;他仍然出现在教学楼走廊,把招摇路过的情侣训一顿……他不管大家是否暗地里说他多管闲事,不管大家是否会因此讨厌他。有时候我觉得菲利普就像美国电影里的超级英雄,特立独行、坚持己见、执着于对错和规则。

高中毕业那天,正在宿舍收拾行李的我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说外教找我。外面下着小雨,我去操场见到了菲利普,他很生气地推了我一把,质问我为什么毕业了不找他拍照?他害怕我已经离开了,自己又找不到我,于是就去学校领导处问到我班主任的电话,然后又亲自给班主任打电话问我在哪儿。我不知道他是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让不懂英语的班主任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这大概也是他能想到找到我的唯一办法了吧。

菲利普依旧那么小题大做,这样的事也要去找学校领导。离愁别绪就在他推我的那一瞬间涌上心头,也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见到菲利普,毕竟外教不可能在一个学校待很久的。“对不起……”我沉默了,他也沉默了,六月的雨湿了我们的脸庞。

我大一的时候收到菲利普的一封邮件,他说他去了福建一所高中,那里的学生带给了他同样的困惑,他们的坏习惯就像密西西比河的鱼儿一样多。但是令他开心的是,有坏习惯的学生并不是坏学生,他们都可以像我一样改正。我很认真地回复他,我说大概这是中美教育的差异导致的吧,或者是两个民族文化差异所致。我想菲利普作为一个外教,一定对于教育有着自己独特的见解,他认为教育最重要的不是知识的传授,而是要纠正孩子们的坏习惯,督促他们养成好习惯。

我不知道此后的三年里菲利普又辗转了几个高中,遇到了多少困惑,纠正了多少学生的坏习惯,遇到了几个像我一样的朋友,但我知道他这三年里都未曾回到他朝思暮想的路易斯安那。因为他在2014年3月的邮件里还写道:“这次从马来西亚回到中国之后,我会来重庆旅游,顺便拜访你,我的好朋友。然后我终于可以回路易斯安那了,我的身体之家,灵魂之家……我明天就起飞了,3月8日00:42,MH370。”

是的,2014年3月8日,MH370。

(作者单位:西南大学)

 

网友评论(以下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国际人才交流》杂志社立场及主张)我要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1号 邮编:100873
Copyright © 201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30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