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当前位置:首页 ->纪实

用美国故事,讲“邵医模式”

2017-01-06 本文来自:《国际人才交流》2016/12 作者:左娜 分享 |

2016年国庆前夕,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董事会主席、美国罗马琳达大学校长理查德·哈特(Richard H. Hart)博士从国务院副总理马凯手中接过2016年度中国政府友谊奖,以表彰他对中国医疗卫生事业的杰出贡献。

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罗马琳达大学与中国的缘分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初。

百年前,罗马琳达大学的先驱美国传教士哈利·米勒教授长期在中国,他在中国农村建立了10家医院,还曾用豆浆治疗儿童营养不良,被称为“中国医生”。在杭州,米勒碰巧为当代著名慈善家邵逸夫先生的母亲看过病,没想到这次偶然埋下了一颗慈善的种子。

上世纪80年代末,邵逸夫先生感怀米勒医生的精神,决定在杭州建立一所西式的医院。在邵氏基金会、浙江大学医学院和美国罗马琳达大学三方努力下,1994年,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以下简称“邵医”)正式开院。

“邵先生不光是捐了一笔钱建造了医院,”邵医院长蔡秀军介绍“最关键的是,医院建成后,他要求按美国的医院管理理念经营医院,成就了我们业内独树一帜的‘邵医模式’。”

罗马琳达大学校长理查德·哈特博士便是这一理念的践行者。

作为邵医医院管理顾问和战略发展设计师,哈特自建院以来便经常往返于罗马琳达大学和邵医之间,在他的号召、领导下,大批罗马琳达大学医学中心的管理团队成员及医学专家长期驻扎在邵医,全面参与到医院的日常行政、医疗和教学工作中。

 

“塑造完整的人”

 

“在中国一间医院,我曾看到了让我很难过的一幕。”

哈特回忆,在参观一所儿童医院时,他看见院方为了防止三四岁的小患者因为不舒服扯下身上的管子,把他们的手和脚都绑了起来。

“孩子只能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父母也不能来探视,这对他们来说太残忍了。美国医院有儿童特殊护理专业,医务人员知道如何让孩子们更舒适地接受治疗。还有一些志愿者,他们会整日在医院陪护,会把小患者抱在怀里安慰他们。”

这一幕让哈特思考,对一所医院来说,先进的医疗设备和技术手段都可以舶来,唯有以人为本、患者至上的医院文化才是最宝贵的财富。“我想罗马琳达给邵医最有价值的帮助,就是塑造了‘邵医模式’。”

哈特介绍,在罗马琳达,有一个核心概念是“塑造完整的人”,就是不能只盯着眼前的患者,要看到他背后的家庭、工作、环境等等。“比如治疗会对病人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产生什么影响,出院后要如何调整饮食、制运动计划,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到。不仅要治疗疾病,还要让患者在身体、精神、社会生活等各方面都达到最佳状态。”

拥有罗马琳达“血统”的邵医在一定程度上拷贝了这个模式。经过20多年的沉淀,凡是患者需要的,邵医都想到了;甚至连患者没想到的,医院也替患者考虑到了。

邵医国际交流与合作办公室助理主任詹一举例说:“国内医院都是很多人排队看一位医生,患者看病的时候其他人也在旁边看,毫无隐私可言。邵医就做到了‘一人一诊室’,保护患者隐私。”

此外,邵医最先在国内引入“全人照护”理念,提供的照护服务包括病情评估、疾病宣教、心理支持、输液治疗、疼痛管理标本采集、出院后家庭护理、后续随访等等。

邵医成立发送调配部,针对各类病人制订了不同的运送规则。正是这些细节让患者感受到了尊重和关爱,也成就了我们高标准的邵医文化。”詹一补充。

 

“用步枪,不用猎枪”

 

在响当当的“邵医模式”中,有一条介绍格外惹眼——“全院不加床”。

在国内大大小小的医院,走廊里增加病床的情景似乎再正常不过。大量的患者急于求诊,医院也乐于多收治病人,“加床”的做法应运而生。而邵医为何敢承诺“不加床”?

“其实大家都知道,医院可不是一个人们愿意太久的地方。”哈特解释“医院应该提高效率,让病人尽早出院。”在学习罗马琳达模式的基础上,自建院以来邵医就将患者平均住院时长维持在全国最低水平,今年这个数字低至6.82天,创史上最低。

“这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不仅患者能更早恢复健康,也给医院带来了更大的利益。”哈特说“按以前的医疗付费体制,费用是由服务量来决定的。患者多住一天院,就多付一天的医疗费。现在我们改为以疗效和实际结果付费。医生只要治好了病,不管患者住院时间长短,费用是一样的。医生就会尽力让患者早点出院,不仅挣得和原来一样,还能在同样时间内收治更多的病人,提高实际收入。这样一来就可以大大降低病人住院率和住院时长。以前患者总觉得,使用的治疗手段越多,就会好得越快。现在应该转变这个观念,让患者得到更加有效率、更精准的治疗。用美国的话来说就是,不要用猎枪,要用步枪。”

在罗马琳达,哈特和他的同事们也曾在实际工作中观察,思考如何才能最大限度地提高病床的利用效率。

“我们曾发现,某个病人已经可以出院了,但他要等到繁忙的主治医生回来签好字才能走,又或者病人的家人有事不能马上来接,有时候病床一占就是一天。于是我们建立了病床利用管理办公室,来协调全院的床位流动,想办法让病人迅速、方便地出院。”现在,这个管理方法也出现在了邵医。詹一介绍:“邵医也设立了这样的病床利用管理办公室。”

另外,邵医还吸取了罗马琳达的教训,增设了更多的私人病房。根据罗马琳达的经验,只要多人病房中出现一个人感染,整个病房的病床可能都不能用了。“差不多1000张床中会出现有100张左右不能用的情况。”哈特表示“邵医如今推出了更多的私人病房,有效避免了感染问题,所以病床、病房都可以得到高效的利用。”

全国最低平均住院日(6.82天)意味着,选择邵医的患者能够更快地摆脱疾病,回归正常生活。这除了高效管理的功劳,先进的医疗技术也是另一大原因。

“邵医是国内最早能做微创手术的医院之一。以前一个手术可能要休息5-6天,现在伤口小了,患者很快就可以出院,医院床位流转得也快了。在建院初期,我们就派美方的精英专家手把手地培训邵医的医生团 队,把这项技术引入中国。”哈特介绍。

目前,邵医的腹腔镜下肝胆胰项,可以说是世界最好的外科项目之一。据统计,邵医的腹腔镜下肝切除术已达世界最多病例数。邵医的小切口下微创甲状腺手术的手术量也排在世界第一。以蔡院长为首的微创外科团队更完成了国际首创完全腹腔镜下采用绕肝带捆扎替代肝脏离断的二步法肝切除术。

 

“没有完美的个体,只有完美的团队”

 

从1994年建院开始,哈特在罗马琳达大学和邵医往来了20多年,他切身感受到,中国近几十年的高速发展为医疗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我同时也在其他一些国家工作。我发现很多国家的医院都面临人力短缺、资金不足的问题。而在中国,无论是购买医疗设备,还是改进医院管理,都有充足的资金支持。同时,中国也有很多能力出众的医生。”

但让哈特先生担忧的一点是,中国目前还缺乏“医疗团队”的概念。“中国的医生应该得到更多的支持,他们不能单枪匹马地完成所有事情。不是有一个好医生就够了,还需要一个好的团队。”

在罗马琳达,有一个特殊的“模拟手术实验室”,由计算机设置过的人体模型扮演“患者”,医疗团队在模型上模拟操作心脏手术、分娩手术等等,每个成员分工合作、默契配合。

哈特介绍,这种模拟操作实验培养医疗团队合作精神的重要手段。“以前邵医的学员来罗马琳达培训时都会来这个实验室进行模拟练习。现在邵医自己也建立了这样的模拟中心。”

“团队合作”虽然不是一个新鲜概念,但据詹一蕾说,让中国的医生们适应这个概念,一开始还是有点挑战。“很多中国医生都很聪明、能力很强。开始他们都觉得自己就能搞定所有事情。但实际不是这样的,这是一个团队合作的工作。现在经过模拟手术实验室的操作,很多医生加深了对团队合作精神的理解。”

在2014年、2015,邵医连续获得全球知名管理咨询机构麦肯锡公司“2014年度中国医疗机构最佳雇主50称号,2015居浙江省内第一。“团队合作”不仅是医疗工作中的专业精神,也是医院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秘诀。

哈特说,不能只考虑收入和待遇,更重要的是要为人才创造一种环境、一种文化。“确实现在很多医生喜欢自己出去单干,比如开私人诊所。要把医生拉回医院,就要利用医疗团队的感召力。只有回到医院,他们才能有更多软、硬件的支持,以专业的团队做更多专业的事情。”

此外天生有“美国血统”的邵医为人才提供了更多与国外交流学习的机会,至今罗马琳达已派出专家1052人次,邵医选送335名学员出国培训。 

 “比如我们有一个‘2111’人才计划,把有潜力的年轻医生送到罗马琳达,用两年时间专攻一门国内尚未普遍开展的技术。这项培训的特殊之处在于,中国医生是可以与美国医生一起做手术的,不是观察,而是真的动手。在美国能做到这点很不容易,需要特殊的许可。”

哈特举例,游离皮瓣修复技术就是由“2111”计划学员、外科医生肖芒从罗马琳达带回来的。在美国,5位资深医生手把手地教肖芒医生,现在这项技术提高了很多晚期头颈肿瘤患者的生存质量

 

“未来医院”

 

2015年,一位1994年曾在邵医就诊的华侨再次来邵医就诊。他发现,自己20多年前的病例资料竟完整地保存在他个人的电子病历里。“这真是难以置信,毕竟中国很少有医院能将数字化做得这么早、这么好。”

自1994年建院那天起,邵医就引入罗马琳达大学As400小型机、DB2数据库和住院信息系统。哈特说:“在邵医,没有纸质的病历卡,所有的信息都在电脑里。我们聪明的电脑系统不仅能连续、完整地记录患者的医疗数据,它甚至还能提醒医生,比如察觉到医生用药冲突的情况。”

2014年,邵医启动了“未来医院”建设,剑指医疗服务“挂号难、看病烦”的老大难问题。微信公众平台、掌上邵医App,以及支付宝钱包结算等项目陆续上线。患者通过“掌上邵医”预约挂号后,系统会给出预计就诊的参考时间;就诊结束时,患者会收到相应提醒,比如检查项目、用药情况;离开诊室时,患者可以用手机完成诊疗和药费的支付,并根据系统提醒的文字或地图引导,完成相应的检查与取药,检查结果在手机上也能显示,实现全流程移动就医。

 去年4月,邵医“未来医院”建设第二期项目——“邵医健康云”平台启动。通过“云平台”,无论社区、乡镇,还是山区、海岛的患者都可以预约挂号,在当地医院医生的陪同下,与邵医医生进行视频连线,完成就诊。目前邵医健康云平台2.0让老百姓真正享受到了信息化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便捷与高效:这个平台涵盖多院区间远程手术指导、远程视频教学、多学科联合会诊、云药房、云影像和医保脱卡支付。

“当然,罗马琳达大学也是‘云平台’连接的重要一端。”哈特说,邵医的医生经常通过视频、照片与罗马琳达的专家连线,美国的专家远在千里之外也可以远程解决中国基层医院的问题。

拥抱“互联网+”,连接大数据,使邵医在技术上迈向了“未来医院”的时代,同时在哈特为代表的罗马琳达的外籍专家带领下,邵医以超前一步的理念向“面向未来健康的医院”发展,以满足未来人们对健康更完整、更有机的定义。

说起未来的计划,哈特已经为中国医疗事业勾勒了新的发展版图。

“现在有很多细分的医疗专业在中国还没有发展成熟,这将是我们未来工作的一个重点。我计划和邵医一起创建医学特定项目的医疗学科体系。比如针对中国较高的牙周疾病发病率的问题,我们要培养专业的齿科牙洁士,通过清洁口腔,护理牙齿,预防严重的口腔疾病,而不是把所有问题丢给牙医。此外还有高级临床护理、病案管理、营养师、复健师,以及帮助自闭症儿童、中风失语者的语言障碍恢复师等等。”

 

网友评论(以下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国际人才交流》杂志社立场及主张)我要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1号 邮编:100873
Copyright © 201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30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