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当前位置:首页 ->人物

奈斯比特:未来取决于你

2014-07-24 本文来自:《国际人才交流》2014/07 作者:吕敏 分享 |

 32年前,一本《大趋势》的横空出世惊艳了美国,也惊艳了世界。人们纷纷惊呼:“一位伟大的未来学家诞生了!”32年后,大趋势预言的信息网络社会和全球经济一体化遂已成真,而此书的作者却不无谦虚地说:“我不是未来学家,我是现在学家。”

他,就是约翰·奈斯比特(John Naisbitt)。

\
奈斯比特(vivi摄影)

《中国大趋势》诞生记

 

“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在中国名气多么大。”这是江泽民对奈斯比特说的第一句话。

自1982年出版以来,《大趋势》曾雄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60周,至今销量突破两千万册。该书与威廉·怀特的《组织的人》、阿尔文·托夫勒的《未来的冲击》并称“能够准确把握时代发展脉搏”的三大巨著。阿尔文·托夫勒更是毫不吝啬地称赞奈斯比特是“今日席卷美国变化浪潮的最精明的观察者之一”。埃森哲将奈斯比特评选为全球50位管理大师之一。  

1996年,时任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在北京中南海会见了奈斯比特。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中国正处于思想解放和改革开放的浪潮中,《大趋势》所预言的未来为中国指出了一个方向,因此《大趋势》在中国被疯狂追捧。奈斯比特回忆说当时在中国做演讲,演讲完之后便被蜂拥上来的读者拿的五花八门封面的《大趋势》所淹没。都是盗版书,但读者的热情又让他盛情难却,真让人有点哭笑不得。

\
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右)为奈斯比特颁奖(王泱摄影)

去年奈斯比特获得中国政府“友谊奖”,在人民大会堂接受颁奖。让奈斯比特现在还津津乐道的是拿了这个奖后,李克强总理讲话的时候,特别“照顾”到了这位曾经饱受盗版之苦的外国专家。李克强在致辞中,特意提到了奈斯比特的著作权问题。“我再也不用担心盗版问题了。”奈斯比特调侃道。

当然这是后话。当时和江泽民的私人会谈是《中国大趋势》的缘起。自1967年后,奈斯比特就多次访问中国大陆与台湾,目睹了两边的巨变。“台湾是个小故事,但它讲得很好。大陆有个大故事可讲,可惜讲得很糟。”奈斯比特直言。江泽民沉思了一下说:“你为什么不来讲这个故事呢?”这个邀约让奈斯比特心动不已,但由于种种原因,他没有欣然接受。真正促成《中国大趋势》一书的,那已经是10年之后了。

王巍,可算是这桩“好事”的“媒人”。曾留学海外的王巍放弃了在美国非常好的工作机会,在上世纪90年代回到金融市场刚刚开放的中国。他是中国首批并购公司的创始人之一,他创办了中国第一家金融博物馆,还将中国金融博物馆的馆旗带到了珠峰顶上。现在的王巍和奈斯比特已经是老朋友了。

和王巍相遇,是在2006年录制一档谈话类节目的时候。当时王巍就坐在奈斯比特的旁边,一个小时的节目录制了4个小时,所以他们俩就聊了起来。两人都对中国的经济和未来有着自己热烈而又独特的看法。所谓英雄所见略同,这次聊天让他们惺惺相惜。几天后奈斯比特就收到了王巍的电子邮件,鼓励他写一本中国大趋势的书。此后在《中国大趋势》的写作过程中,王巍为奈斯比特提供了不少帮助。

这时候的奈斯比特有了夫人多丽丝的支持与陪伴,已经完全做好了准备。几个月后在天津市长的支持下,奈斯比特中国研究院在天津财经大学成立了。两年之后,《中国大趋势》正式出版。然而这中间的艰辛并不为读者所知。出版此书的中国工商联合出版社总编辑李怀科先生对此感慨万千,“那时候是一边交稿一边修改,直到最后一刻还在不停地修改。改一个字我们也要给奈斯比特先生过目,双方反复沟通。连续几个月,我经常凌晨两点之前没睡过觉。”

所以,当我们手中捧着这样一本不算很厚的“红皮书”,看奈斯比特抽丝剥茧般地论述中国“新社会的八大支柱”,不免要为让这部著作得以面世的所有人的努力而心怀感激。

“我只关注现在”

  

已至耄耋之年的奈斯比特,身材依旧高大,金发依旧浓密,声音依旧洪亮。饱满睿智的额头,还有,那标志性的大胡子,折射出这位智者思维的敏捷与思想的深邃。有时候他也会像个老小孩,调皮地和你开起玩笑,然后哈哈大笑。

奈斯比特是个爱冒险的人,循规蹈矩不是他的人生信条。他成长于美国犹他州的一个甜菜农场,生活在一个叫格伦伍德的摩门部落,生活被群山所包围,思想被摩门教规所禁锢。小时候的一次耳朵发炎让他对这种生活产生了怀疑。门徒的医治方法并没有减轻耳朵发炎的痛苦,一位叔叔违反教规用烟熏把他治好了。

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对未知的好奇,终于在奈斯比特17岁的时候得到了满足。加入海军、走出犹他州是他人生的一个重大转折。奈斯比特在《大趋势》的导言中说道:“自我离开犹他州,这个世界就像书本一样,一页页展开在我面前,每一页都有崭新的知识供我学习。”

凭借着聪慧的天资、加倍的努力和对知识的极度渴望,犹他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哈佛大学相继为高中辍学的奈斯比特打开了知识的大门,华盛顿则为他打开了通往政界的大门。而喜欢不断学习和挑战的个性又促使奈斯比特选择离开白宫,进入了IBM和柯达公司。

而一份报纸,让奈斯比特踏上了一条通往《大趋势》的道路。当然,那时候他并不知道未来等着他的是什么。随手在芝加哥郊外的一个报亭买的一份《西雅图时报》,浏览了一下大标题,转而又看了报亭里出售的其他报纸的大标题,像被雷电击中一样,奈斯比特想:报纸可以预测未来!再一次,冒险精神占了上风。奈斯比特离开IBM,创办了自己的公司:城市研究公司。

报纸报道的是现在,而奈斯比特可能是唯一一个通过现在看到未来的人。也许这就是他为什么坚称自己不是未来学家,而是“现在学家”。

“我只关注现在。”这就是他的研究方法。

天作之合的亲密伴侣

 

奈斯比特能保持心灵和思想的年轻,能在《大趋势》出版30多年后仍然著作不断,离不开他另一位亲密伴侣的支持与陪伴。

多丽丝的故事,似乎远比奈斯比特的要精彩。感性与理性并存,让早已是祖母的多丽丝比普通的女人更智慧、更优雅。多丽丝笔耕不辍,坚持在《中国青年报》上写专栏,与中国的青年交流人生感悟,为他们提供谆谆忠告。最近将专栏文章集结出版的图书《勇敢追梦》,正是多丽丝人生的最好写照。

生于奥地利的多丽丝童年并不幸福。4岁父母离异,母亲把父亲赶出家门。上寄宿学校后,她每晚因为想家而独自哭泣,而这也让她学会了如何面对自己,如何自立。由于缺乏母亲的引导,多丽丝的青春似乎结束得更早。17岁的她匆忙步入婚姻,有了自己的孩子。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多丽丝选择了母亲的身份,为孩子放弃了17年的自由。当孩子终于长大成人,她也终于要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了。

摆脱了家庭的束缚,多丽丝开始大胆追梦。她投身到了自己热爱的出版行业。也许是命运的安排,她和奈斯比特的缘分从这里开始了。作为《大趋势》的唯一德语出版商,多丽丝和奈斯比特一拍即合,相见恨晚。2000年,两人终于克服困难,共结连理。从此,俩人形影不离,一起做研究,一起写书,一起旅游,一起做演讲,一起面对未来,给彼此关怀与支持。

也许别人会认为他们有相同的信仰、共同的世界观,而事实恰恰相反。在宗教信仰方面,也许是因为童年的经历,奈斯比特不相信有上帝,而多丽丝则不能相信没有上帝!但他们从来不因为这个而争吵。上帝是否存在,我们没有办法证明,重要的是,奈斯比特认为,我们不需要坚持自己的观点一定是正确的。因为“一定要正确”这种想法只会关上学习之门。

有意思的是,不论是在中国还是在其他地方,人们只愿意让男人做演讲,而很少让一对夫妻一起演讲。可是每当奈斯比特接到演讲邀请后,他都坚持和多丽丝一起参与,否则只好拜拜。他坚持他们既是夫妻,也是合作伙伴,演讲当然也得一起做。站在舞台上曾经是多丽丝儿时的梦想,现在站在演讲台,多丽丝感受到了更多的力量与激情。

 “中国的未来取决于自己”

 

中国新一届领导人上任,新一轮的改革向纵深发展,中国将会走向怎样的未来?奈斯比特给出了最简单明了的答案,“这要取决于中国自己了”。

习近平主席在今年初的一个讲话中提到:“《中国大趋势》的作者美国人奈斯比特认为,中国没有以民主的名义使自己陷入政党争斗的局面。在未来几十年中,中国不仅将改变全球经济,而且也将以其经济模式来挑战西方民主政治。”

中国式的民主不为西方国家所认可。多丽丝认为,“批评一个体制并非难事,但是要将一个国家治理好却是很难的,尤其是对于中国这么一个幅员辽阔的国家来说更是如此。”

“所以我们写作的前提就是,中国的共产党是会继续执政的,”奈斯比特接着说道,“而中国领导人自己也知道,如果要继续执政的话,他们必须不断地满足人们发展的需求,新一届的领导人就已经做出了表率。李克强总理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他对经济了如指掌,而且他也很主张发展市场经济。中国现在的领导集体是非常灵活的,只要人们喜闻乐见的,他们都愿意去做,这样也有助于国家发展,这种动机是好的。”

中国的故事最终还是得中国人自己来讲。“中国现在已经做得越来越好了,现任领导人有更大的进步”,关于前不久国家主席习近平出访欧洲,奈斯比特认为习主席已经开始用讲故事的方法来与西方国家沟通了。

多丽丝还提到去年奈斯比特在接受中国政府“友谊奖”的时候,李克强总理的讲话,“他的演讲就像聊天一样,并且说的是西方人能够理解的语言。

谈到城镇化话题,奈斯比特夫妇认为,城镇化进程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分散城市的功能分区。在北上广深成为超级大都市的时候,城镇化问题也是中国面临的另一个巨大挑战。城镇化与超级大城市的发展是同步的。“中国有1亿农村人口在未来10年将会成为城镇居民。”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多丽丝说,对于一个大城市来说,如果每个人都早晨开车进城,傍晚开车离开,情况将非常糟糕。但是中国有一个做得好的地方,就是提前做策略性的规划,设定好经济中心或者工业中心。她还举了成都的例子,成都在做规划的时候就提出,不要建一个中心,而是建立4个中心,这样人们的工作地点和居住地就很近了。“一个真正有活力的城市不应该是这样的,它应该是所有功能区的结合”,多丽丝说,“城市化进程中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分散城市的功能分区,将功能区整合不仅提高了生活质量,还有助于物流的发展。”多丽丝为中国未来城镇化提出了很好的建议。

新书《大开放》8月与读者见面

 

在经过多年对中国发展进行深入研究后,奈斯比特夫妇重新将目光投向了世界,而在他们的新书《大开放》(The Great Opening Up)中,中国则成为了改变世界的一个重要力量。

奈斯比特认为过去几百年一直是以西方为主导的世界,再过二三十年,世界将大不一样。西方的影响力将减弱,其他地区的影响力将会增强并塑造世界。

奈斯比特夫妇这次将新书的全球版权授予了中国的出版社,这在国内出版界尚属首次,这也算是奈斯比特夫妇对中国的信任。该书中文版将于2014年8月底由吉林出版集团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出版。(王晓静、尹璐、邹桧、李琦、阮帆、马思、张媛媛也参与了采访与录音整理)

 

网友评论(以下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国际人才交流》杂志社立场及主张)我要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1号 邮编:100873
Copyright © 201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309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