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当前位置:首页 ->专题

外国专家的中国情缘

记国家外国专家局成立60周年

2014-08-01 本文来自:《国际人才交流》2014/05 作者:强薇 分享 |

 新中国成立之初,1950年1月,为做好援华苏联专家的接待工作,中国政府成立了政务院专家招待处,这是新中国最早的外国专家服务管理机构。随着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来华专家规模不断扩大,为加强专家管理工作,1954年4月,政务院专家工作局成立。

2014年4月9日,国家外国专家局迎来了60岁生日。

栉风沐雨,春华秋实。60年来,新中国发展建设取得的巨大成就,凝聚着外国专家和国际友人的聪明智慧、辛勤劳动和无私奉献,凝聚着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友好情谊。

一段延续百年的中国人生

 

上世纪30年代开始,一批外国友人来到中国,同中国人民共同经历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峥嵘岁月。时光如白驹过隙,当年风华正茂的热血青年,许多人已经与世长辞,目前健在的不足10人。为了感谢和表彰他们为中国革命和建设做出的特殊贡献,中国政府在1984年正式授予他们“外国老专家”称号,伊莎白·柯鲁克(Isabel Crook)就是其中之一。99岁的伊莎白思路敏捷、精神矍铄,她非常礼貌地亲自给到访的记者开门。

\

伊莎白1915年出生在中国,父母是加拿大来华的传教士,父亲在华西医科大学任教务长,母亲在当地办了个幼儿园。伊莎白遵循父母的心愿赴加拿大完成儿童心理学硕士学位学习后,回到中国,到四川少数民族地区进行人类学调查。退休之后,伊莎白才有时间整理当年的调查资料,《兴隆场——抗战时期四川农民生活调查》一书2013年由中华书局出版。

1940年,伊莎白与她后来的丈夫——英国共产党员大卫·柯鲁克(David Crook)在四川相识相恋。1947年,柯鲁克夫妇经英国共产党介绍到到河北解放区进行土改调查。1959年,《十里店——中国一个村庄的革命》在伦敦出版。1979年,《十里店——中国一个村庄的群众运动》在纽约问世。夫妇二人合著的这两部书,以社会学者的眼光,向西方人讲述了中国的土改运动。

1948年,柯鲁克夫妇应邀到南海山外事学校(北京外国语大学前身)教授英语,此后在中国一待就是一辈子。夫妇俩在北外执教半个世纪,德高望重,桃李遍天下,许多学生成为了中国外交事业的栋梁。利用寒暑假的时间,他们远赴中国西北,义务为当地的英语老师做辅导。1999年,伊莎白和朋友一起设立了“伊柯基金”,帮助家境贫寒的孩子,特别是女孩完成义务教育。目前已有10个孩子受到资助,其中3个还接受了高等教育。说起这些孩子,伊莎白如数家珍。

柯鲁克夫妇在中国养育了3个儿子,并把他们培养成了双语人才,大儿子、二儿子都扎根在中国工作生活。谈起儿孙辈,伊莎白为一个孙女投身中国幼教事业而欣慰。天气好时,推着婴儿车在北外校园里散步一小圈,她步履轻快。从父母算起,伊莎白家的五代人都与中国结下了不解情缘。

1994年春节前夕,时任国家主席的江泽民召开外国专家迎春座谈会。伊莎白也在座。其间,江泽民询问起老专家们对中国建设的建议。“这太突然了,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伊莎白回忆起这段往事仍然非常激动:“第一个说的是爱泼斯坦,他永远把想说的放在脑子里。我是第二个,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时,中国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次年的世界妇女大会,于是伊莎白提议,既然是妇女的盛会,为什么世妇会的中方负责人是个男人呢?应该换成女性!没想到,她的建议立刻被采纳了。

其实,听取外国专家的建议是一项“保留节目”。每年春节前夕,国家领导人都召开外国专家座谈会,听取各领域外国专家的建议和意见。2012年,根据外国专家的提议和国家领导人的指示,国家外国专家局组建了外国专家建议咨询委员会。两年间,近百名中外专家参与建言的撰写和讨论,向国家领导人呈报了书面建言16篇,涉及生态保护、教育、医疗卫生、粮食安全等领域,得到了党中央、国务院的高度重视和肯定。

一本四分之一个世纪的

“中国日记”

 

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我国的历史新时期。随着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化,如何学习借鉴国际上的先进技术和经验、利用外国人才和智力为国家建设服务,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很快被提到党和政府的重要议事日程。

1983年7月8日,邓小平同志发表了重要的“七·八谈话”。他在谈话中指出,要利用外国智力,请一些外国人来参加我们的重点建设以及各方面的建设。这次谈话开启了引进国外智力工作的新局面。

“七·八谈话”的第二年,一位叫做保罗·怀特(Paul White)的英国籍记者从香港来到了北京。当时他并没有预料到,他在中国一待就是30年。

\

年逾70的保罗看上去有些不修边幅:凌乱的白发,磨损的领口。而那一双炯炯有神的蓝眼睛,却时刻流露出睿智。

保罗仍旧记得30年前北京的样子。“很多灰尘、物资匮乏,”保罗说,“当时我住在友谊宾馆,要跑到20公里外的友谊商店买东西,商店里经常被外交官太太们抢购一空。”

保罗先是在新华社做了12年校译工作,而后在外文出版社担任英语改稿专家,一干又是18年。从严肃的白皮书,到饱含情感的文学作品,甚至是诸如《庄子》《窦娥冤》《菜根谭》之类的古文,保罗都能够精准地进行翻译、校对。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保罗还给自己布置了“课外作业”,作为英-中互译的资深专家,保罗亲自把自己喜欢的数部中国现代与古代文学作品翻译成英文,用他的生花妙笔向国外读者介绍中国的历史与文化。凭借多年来对中国编译事业的贡献,保罗在2007年获得了中国政府为外国专家设立的最高奖项——中国政府“友谊奖”。

上一页1 23 下一页

网友评论(以下均为网友观点,不代表《国际人才交流》杂志社立场及主张)我要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
地址:北京市中关村南大街1号 邮编:100873
Copyright © 2012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备08003099号-1